熱銷遊戲
搜索
快捷導航
警告︰此頁面只適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。此頁面內容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此頁面的內容派發、傳閱、出售、出租、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LEGAL DISCLAIMER WARNING: THIS PAG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SHOWN,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
查看: 2043|回覆: 0
收起左側

[色情故事] 不行呀!屁眼

[複製鏈接]
掃一掃,手機訪問本帖
發表於 2009-9-2 01:02:37 | |閱讀模式

馬上註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鬆玩轉社區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註冊

x
本帖最後由 y_i_k 於 2009-9-2 01:04 編輯

里代子從剛才,就一直感覺到男人的視線。男人不知道是與誰一邊聊天,一邊偷看著里代子。每發現被注視,里代子心就跳一下。

那是在赤阪的一家中華料理店內。開著高中時代的同學會。有三十一位出席。包括里代子在內,大家都已三十歲。男孩子比女孩子的出席率較高。出席的女孩子大都已結了婚。正計論著未出席者的謠言,都是未婚的。畢竟結過婚的女性已安定下來,可以大大方方的來參加同學會。男性的未婚與已婚各佔一半。


這是高中畢業後第二次開同學會。屋內約有五張圓桌,各坐六人左右。還有卡拉OK可以唱。老師致辭後,大家喝著老酒吃著料理,各桌都暢談得很愉快。宴會開得非常熱鬧。里代子也跟隔壁的女性,談著丈夫與夫妻生活。里代子很快的感受到※※※P※※
里代子很快的感受到....就坐在隔壁桌子,與里代子正面相對的男孩子的視線。男人名叫伊吹吾郎。他已經結婚且有一個小孩。高中時代,伊吹吾郎是足球選手,是里代子的單相思對象。可是里代子的單相思,轉變成伊吹也漸漸地意識起里代子來。
不知是進放的風聲,班上的同學都知道。但是他們並沒交往。也沒約過會,更沒親過嘴。畢業後里代子進短大,伊吹考進別的大學,就沒再見面。三年前的同學會時,伊吹並沒出席。
(越來越有男人味了!)里代子也偷偷的看著伊吹,心裡小鹿亂撞。
有點孩子氣的臉及健康膚色的伊吹,現己是很有男子氣概,比誰都有魅力。他大學畢業後,就在自己的父親公司,三十歲的現在已是高級主管了。又是大少爺,又因公事多而忙,這些綜合起來使他成為一位風度翩翩的大男人。邊喝著酒,邊叨著煙非常的神氣。
   「他老是在看里代子哦....」隔壁女孩子在里代子耳邊輕聲說。
   「咦?唯呢?」臉部馬上暈紅的里代子故意問。
   「少裝,當然是伊吹。」
   「是嗎?我沒注意到!」
   「哼!你臉都紅了。」
   「喝酒嘛!」
   「高中時,大家傳說你們兩人,到底真相如何呢?」
   「那有,什麼也沒發生....」
   「都已經超過時效了,你老實說吧!」
   「真的,根本就沒有交往嘛。」
   「總該有親嘴吧?」
   「那有,根本就沒機會。」
   「哼!這麼說來如果有機會的話就會親哦!說不定你連身體都會給他呢?」
   「美加,你怎麼說得那麼大膽。」
   「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,已經三十歲。」
   「妳是不是啤酒喝多了?」
   「那今晚就可能會嘍!」
里代子心中鼓動著。--同學會之夜的機會--實際上確實是這麼期待著。
   「還用說,就是雙方不倫的機會。」
   「那是電視連續劇裡,才可能有的情節。」
   「實際上男女的關係,比較電視情節裡複雜得多了。」
   「是嗎?」一邊說一邊想著。
(今夜真的會有機會嗎?)里代子幻想著與伊吹的夜晚。已經不是少年與少女了。雙方都已是大人了。
二、
第二次同學會在一所飯店內的酒吧舉行,三三兩兩的各自分成了好幾派。里代子與伊吹進了同一酒吧。那是可以吃,還有卡拉OK的店,客人各自輪流的唱歌,氣氛非常吵鬧。里代子也唱了一首歌。之後都是當聽眾。
大約經過了四十分鐘後,里代子上洗手間後回座位的途中,伊吹走了過來。
   「我們兩人溜出去吧!」伊吹小聲的說。
   「好啊!」里代子害羞的回答。
(終於....)機會的夜晚來臨了。伊吹從廁所回來後。
   「明早要開會,很可惜我得先走了。」向以前的同學們以清爽的笑容,擺擺手說再會,並向里代子以眼光暗示。如果同時出來會太醒目。
大約五分鐘後,里代子趁著大家合唱正鬧著時,偷偷地離開了。這家店的會費己付過了。一出了店,就看見伊吹叨著煙在對街角落處等待著。二人肩並走在路上。
   「我已經無法再喝了,妳呢?」
   「我也不行了。」
   「那,就到那兒去吧!」
隨著他的視線,看到的是旅館的招牌。里代子加速心跳,而沈默著。
   「好呀!走吧!」
這種話,並不是一個為人妻能說的。但是,心中已經決定了。但伊吹以為里代子是在猶豫。
   「我們都已是大人了,走吧!」溫柔的說。里代點點頭。
結婚已有五年,雖沒小孩,但夫妻生活很順利。並不是對丈夫有什麼不滿。甚至是愛著他的。但是,伊吹,是青春時代的戀愛對象。放過了今晚,可能就沒有機會了。丈夫也是,雖然愛著自已,但也是有外遇。
(今夜而已,原諒我吧!老公!)里代子的心中吶喊著。與伊吹兩人獨處的夜晚,甜蜜的期待向火把似的照著。
去到了賓館,從正門進去。和新宿、澀谷的賓館不同,是較高級的。伊吹選擇的是和室。有兩間房間,非常的寬敞。床之間有掛軸與生花裝飾。和風的床,就是將雙人床墊放在榻榻米上覆蓋草蓆。一進屋內坐在床上,伊吹馬上靠近里代子身邊將她抱住。
   「好想見妳,變得這麼漂亮。」這麼平凡的語句,從伊吹嘴裡說出就是這麼動聽。
   「你不也是這麼的帥氣。」
   「妳以前是一個可愛的少女。」
   「嗯!」
   「現在如此的有女人味,令人嫉妒。」
   「哼!嫉妒誰?」
   「當然是妳老公。」一說完伊吹開始激烈的吻著里代子的唇。舌頭抵著舌頭,纏在一起。
里代子的腦中一片空白。(好像回到高中時代的自己)高中生時,一定不懂得這樣的深吻。伊吹邊吻著邊摸著里代子的胸部。(我己不如高中時代,不是處女了。)讓伊吹揉著自己的乳房,全身感到無力。
(伊吹也己不是童貞了,也經歷過不少的女性了)並非是失望,而是更加的刺激。他經歷了如何的性生活呢?又抱過什麼樣的女人呢?該懂得一些前戲吧?他喜歡什麼樣的體位呢?
瞬間想著種種,因期待而興奮起來。反正是男人與女人的事情。決不會像年輕人一樣,只是輕輕淡淡的做愛。伊吹的手伸進里代子的裙內,在大腿間摸索著。
   「不要,還不要呀!」里代子害羞的小聲的說。
   「讓我摸摸看。」伊吹說著,強硬的伸入里代子的內褲中。他的手指,摸著花瓣。
   「已經濕了。」
   「哎呀....好丟臉!」
   「這正是想要我抱妳的證據,不是嗎?」
   「先讓我洗澡吧!」
三、
里代子先洗過了澡。穿上飯店的浴衣躺在床上,興奮的等待著。他也正在洗澡,先將房內的燈調暗。(羅曼蒂克的夜晚)同學會之夜的不倫,雖是人妻但青春之戀的重現,更何況是背叛道德,所以更怠刺激。
伊吹從浴室出來。拿掉圍在腰上的浴巾,全裸的進入床上,溫柔的抱著里代子親吻著....。唇對著唇,伊吹的手解開里代子的鈕扣,敝開胸前。撫摸著豐滿的乳房,接著將唇也移向乳房。
   「我從以前就憧憬著這對乳房。」說著開始吸吮。
   「啊....」里代子發出甜美的呻吟。
交互著吸吮左右的乳房後,將唇慢慢地往下移....。
   「好美的身體,有著女性的成熟魅力。」他讚美著將唇從大腿滑向膝蓋、小腿,然後將自己的臉埋向下腹部內。
   「不要!好害羞....。」
   「你老公也舔妳這兒嗎?」
   「我不知道?」
當然一定有過這種經驗。伊吹開始了前戲,里代子因此而心裡充滿感激。大人的性愛,這是難免的。伊吹的舌,停頓在敏感花蕾上。
   「嗯....好喜歡....。」里代子因全身酥軟的快感而開始迷亂。
   「就是這裡包含著妳老公的睪丸嗎?」伊吹說著色情的話,將手指插入花瓣的裡面。
(咦....)里代子以為前戲就要結束了而失望。(難道一開始就要從後面嗎?)但,並非是那樣。伊吹的熱唇及舌,從里代子背部的中心線開始,慢慢地往下滑去。(呵!原來是要親我背後。)
開始愛撫背部的伊吹,一定是有豐富的經驗及技巧。他的唇已從背中滑至了腰部,有點癢同時有種難以言喻的快感,里代子悶在被裡喘著氣。他的唇逗留在屁股上的骨頭部,以為他又會往上的,突然他的雙手將屁股撐開,滑下了凹洞處。
   「不....不要!怎麼可以....」里代子說著,將腰移開。此時,尚未發現他的嗜好。怎麼也沒想到會用舌頭去舔肛門。才接近肛門,里代子就已被嚇到了。
但是....他抓住里代子正要逃開的腰部,用力再度撐開屁股左右的雙丘,將舌頭滑近。
   「不,不行....不要呀!」里代子慘叫著....
就算是他很有技巧的,但是對肛門的愛撫,里代子並沒經驗。他執著的將舌尖抵著肛門。
   「不....不要....這種事....不....不要呀....啊!」
他無言的繼續用舌尖上下移動舔吻著。用力壓住要逃開的里代子,半強迫性的愛撫。
   「啊....嗯....不....」
里代子漸漸失去了抵抗的力量了。接著產生了癢癢的,奇妙的感覺。不是全身,只有下半身失去力氣的感覺。里代子不知何時,抵抗的聲音已轉變成甜蜜的呻吟聲。
   「怎樣,有感覺了吧?嗯!」伊吹說。
   「不曉得....很奇怪!那地方是第一次被親....。第一次!」里代子喘著回答。
   「這裡也是性感帶。妳這裡尚未被開發過,前面的洞已被妳老公幹過多次。我想要抱的是處女的妳,屁股的處女給我,好嗎?」
   「這....等等!」里代子愣住了。
四、
慌忙的想爬起來,但屁股被強制的壓著。
   「不要緊,開始會痛,但一會兒就會習慣舒服了。」伊吹邊說,再次的親著屁股讓里代子出聲後,改用別的東西來。
   「不,不要!」里代子叫著。以為是穿上安全套之後的陰莖的硬感。
   「那種地方進不去的啦!」
   「還沒有呢!先讓手指插進去習慣一下。」帶上安全套的手指,已進入肛門內。
   「哇....」里代子全身彊硬起來。
   「太跨張了吧!才進去一公分而已。」
   「真的嗎?」還以為整根手指,都插進去了才會那麼痛。
   「開始而已,馬上就進去了,看....又進去一點了....如何....不會痛吧?還痛嗎?」
   「有一點!」
   「現在整根手指全進去了,好可愛的肛門,小小緊緊的很有彈性。」
第一次被讚美肛門可愛。
   「要拔出來了。」伊吹輕輕的抽出手指。
   「啊....啊....」里代子發現和進去時又是不一樣,....很奇妙的感覺。
   「那換陰莖進去看看。」
里代子將屁股緊縮著。不安與緊張使里代子的身體縮成一團。
   「說什麼你都要做嗎?」
   「好像處女似的顫抖著,真可愛。」
   「這....這如何是好,怎麼....啊....」
   「沒關係,馬上就舒服了,只是剛開始時會痛而已,乖!」伊吹就好像在哄小孩似的,將套上保險套的陰莖挺直的戳了進去。
   「唉唷喂呀!好痛哦....。」里代子身體跳了起來。就好像是失去處女時的感覺一樣。
   「真的好喜歡妳里代子,高中時代我們就已互相喜歡了,所以把屁股的處女獻給我吧!」
   「嗯!」伊吹的話讓里代子痲痺。就好像愛的告白一樣,高中時里代子就很喜歡他。十八歲時沒有給他的就在今晚給他吧!雖說屁股.但的確尚是處女....。
   「好吧!就給你,屁股的處女給你....。」
里代子不再逃避,將屁股頂住。伊吹那又熱又直的東西,再度抵觸屁眼。里代子又開始緊張。伊吹的陰莖向前用力,但卻進不去。
   「妳那麼用力怎麼進得去,將身體放鬆。」
   「可....可是....」不安與緊張使里代子無法放鬆。里代子深呼吸,試著將身體儘量放鬆。
伊吹又開始用力。
   「哇....!求你....溫柔一點。」
   「別擔心,我會很溫柔的,不會痛的,里代子我愛妳....」訴說著甜言蜜語讓里代子聽。
突然一陣刺痛而尖叫起來。「好痛....不要....快抽出來....拿出來!」
   「不會的,已經進入一半了,再一點點....哦....」
   「不要....伊吹....不要呀....」里代子因痛苦不堪,而哭了出來。
   「哦....進去了。」伊吹呻吟著。
   「好....好爽....里代子謝謝妳,這一來妳的屁股就已不再是處女了。」
里代子的肛門有如火一般炙熱。刺痛漸漸地輕下來。伊吹將陰莖慢慢地抽出後再度插入....。
   「不會痛了吧!嗯?」
輕微的痛楚與不可思議的感覺湧了上來。又熱又麻痺的感覺。
   「很棒吧?里代子。」伊吹有韻律的抽動著,然後將右手繞過里代子的腰前,撫摸著毛髮下敏感的花蕾。
   「哦喔....」里代子的口中洩出了甜美的呻吟聲。
   「....呼....爽嗎?」
   「嗯!....有啊....好奇妙的感覺....快瘋狂了!」
里代子激動的喘息著。肛門尚殘留著痛與熱,而前面因愛撫而產生敏銳的快感綜合著。不同種類的快感混雜著思緒....不知是希望停止或繼續的複雜心情....實在難以言諭。
   「這裡也讓妳舒服吧!」伊吹的手指離開花蕾,滑入了流出愛液的洞內。
   「啊嗯....」里代子愉快的顫動著腰部。
   「哦嗚....好緊....」正在抽動的伊吹發出快感的呻吟聲。
   「快....快受不了了,里代子好爽哦,里代子也爽嗎?雞雞與肛門那邊較爽呢?嗯....?」伊吹興奮的抽動著陰莖,扭轉著手指頭說。
   「不知道....小穴好爽....嗯....屁股也....好....兩邊都好....不一樣的感覺都是第一次....。」
   「哦嗚....不行了....出來好嗎?」
   「好,我也快出來了,再、再用力戳它!」里代子發出瘋狂淫亂的喊叫聲,伊吹也.....。
   「要去了!」加快腰部運動,也用手指戳動著花蕊。
   「哦....」發出爽歪了的呻吟同時。
   「我,我也要....出....出來....啊....。」里代子也狂喜的尖叫著,全身顫抖著。
五、
次日....
昨天一起出席同學的同學打來電話。快近中午了。她也是家庭主婦,正該是做完家事鬆口氣的時候。
   「昨夜如何呢?偷偷的溜走....。」第二次聚會也參加的她問著。
   「因為有點不舒服,平常不太喝酒,所以可能是醉了。」里代子說謊著。
   「咦?是真的嗎?」她嘲笑著。
   「當然是真的,也不是因為不愉快才回家的,只是不舒服!」
   「可是伊吹走不到十分鐘妳就不見了,大家都在議論....。」
   「說什麼呢?」
   「兩個人說好了,一定是去哪裡了?」
   「才沒有,我發誓!」里代子小聲的說。
   「可疑!」
   「不管怎麼說,我可是有夫之婦耶!」
   「好吧!相信妳,只是想問問看,如果妳跟伊吹有染,他是如何做愛的?」
   「什麼意思呢?」
   「妳不知道嗎?里代子,他三年前到美國長期出差,那期間他染上了與男人做愛的行為。」
   「啊....?」里代子的臉上失去了血色。
   「那,那麼說他是同性戀。」
   「也不完全啦....。」
   「怎麼辦....?」
AIDS?
   「喂喂!里代子怎麼了?妳現在說怎麼辦,莫非妳....。」
   「是呀!我和他....。我是否該到醫院去檢查才好,對了我想起來了。他有用保險套。」
此時,電話中傳出來她的狂笑聲。
   「有什麼奇怪?」
   「里代子....」她因無法停止狂笑而持續著;終於停住了。
   「妳終於招出來了。」她說。
   「那....」
   「騙妳的啦!」
   「噯呀!嚇我一跳!」
   「里代子不說真話,我只有套話了。」
   「妳騙我?」
   「如何呢?他不錯吧?」
   「不知道,妳自己去試試看不就知道了。」里代子掛上電話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y_i_k.



上一篇︰淫娃小依
下一篇︰強姦洗澡的女孩
返回列表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